說到高中,我唯一參加的社團,就是日文研習社。
這是我在高中唯一覺得有存在感的地方。在社團裡,可以算是如魚得水,因為,我是唯一唸文章最順最標準的,大部分的學生,不是唸的時候要從あいうえお開始,就是語調怪怪的。
也就因為這樣,當老師決定成果發表要演話劇時,我是第一要角。我演的是一條狗…。
    沒錯,我是第一要角,怎麼說呢? 你一定以為  「 狗? 開什麼玩笑? 狗需要說話嗎?」
你猜對了,我演的是會說話的狗。而且是裡面台詞最多的一條狗,我想所有人的台詞加起來,應該還沒有我多。
就這樣,到了快演出的那一天。由於我讀的是高中,當時高中都是以升學為優先(現在還是吧),所以社團原本的兩節課,縮減成一節課。而社團的課通常也是排到禮拜六的最後兩節課(那時還沒週休二日,恩,應該吧)。
   那一天,是禮拜六,是在一個炎熱的夏天裡,我要在第四堂課表演。
由於我演的是一隻狗,而狗要化妝也是很合理的吧?(現在想想好像也不需要?) 而且化妝要花時間。
但是,老師很沒人性的,選在第三節課考試,而且是大考不是小考。
這兩件事有什麼關連呢? 真相只有一個!
第四堂課就要上台表演,而化妝需要時間,第三堂課要考試,所以我應該在什麼時間化妝呢?
猜對了嗎? 在第三堂課考試前。
   於是,悲劇發生了。生平最丟臉的一次事件發生了。(僅次於 小學的時候發生 大便在褲子上的事件,不過,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…)
我帶著非常丟臉的狗妝考試。也沒有很醜啦,就是臉上像最近很紅的團團圓圓一樣而已…。
而考完試之後呢,我從教室走到要表演的地方,又是另一個折磨。
試想,禮拜六的最後一堂課,又是最喜歡的社團課,走廊上怎麼可能不充滿學生呢? 人多到,每個學生吐你一口痰,你就會被淹死的程度啊!(誤) 
然後我從教室一步一腳印(誤)的走到表演的地方,簡直是度秒如年啊!那感覺就像,你吃壞了肚子,體內的便便等不及想要跟大家出來見面,而你卻要等一個小時才能享受通體舒暢的快感 那樣的漫長啊!
    到了,我終於到了。我表演的地方,有點像是梯田那樣,一層一層的樓梯,最下層就是舞台。整個場地大概有直徑30公尺左右。好死不死,這天來的人居然超多,整個場地都是人。本來我是站在一堆人前就無法說出話的人,更何況是表演?不過經過剛剛漫長的恥辱之旅,在這些人面前表演,跟本是拿LP比雞腿啊(請原諒我說話這麼粗俗)。
於是我硬著頭皮把它表演完了,其實我跟本已經不知道我剛剛講了些什麼,反正沒差,我唸錯台詞也沒人知道,除了老師。
整個故事內容,講的是流浪狗的議題,而人物則是借用了櫻桃小丸子的人。至於,為什麼需要狗會講話,到現在對我來說還是個謎…。

創作者介紹

天生反骨Blog

blackjack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